HOME 首页
SERVICE 服务产品
CASE 服务案例
NEWS 热点资讯
ABOUT 关于我们
CONTACT 联系我们
创意牛
让品牌有温度、有情感
专注品牌设计15年

    被疫情改变的纽约公共空间设计

    发布时间:2021-04-27     作者:创易牛    阅读:

    据《纽约时报》报道,时代广场中心的红玻璃楼梯被封锁了,这里是自拍游客的聚集地;在曼哈顿上东区,人们呼吁建立单向人行道,因为那里的混凝土太窄,无法让人们保持六英尺(约合1.8米)的距离;布朗克斯小意大利区(Little Italy)的中心,餐馆正转向路边用餐,以便顾客可以分散开来......一系列新的规则和设计正在尽量保证纽约人在通常拥挤的广场、公园和街道上的安全。 

    一、空间设计之社交疏离面临严峻考验
    随着纽约市在关闭三个月后放宽限制,曾击退冠状病毒的严格社交疏离正面临迄今最大的考验。虽然还远未恢复正常,但空荡荡的街道和人行道上已经开始挤满了通勤者,广场上的游客越来越多,操场上的孩子们熙熙攘攘。
    大流行已经夺走了很多东西,它给公共场所带来了新的挑战,这些公共场所从设计上来说,是要让所有人共享的,但像纽约这样的城市的中心,有限的空间迫使人们聚集在一起。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纽约市极大地扩展了它的公共空间网络——包括新的展示公园和从街道上开凿出来的步行广场——它们成为无数住在小公寓里的纽约人的后花园。

    虽然这些空间让城市更有活力,但它们也吸引了人群,现在使它们成为公共健康的威胁。
    一些比纽约重开得更快的州,包括佛罗里达州、德克萨斯州和亚利桑那州,由于人们纷纷回到海滩、购物中心和其他公共场所,冠状病毒病例激增。
    "每个人都急于鼓励公众活动,但如何在不完全了解风险的情况下安全地开展呢?"一个有影响力的规划组织——区域计划协会的主席汤姆·赖特(Tom Wright)说。
    甚至在成为疫情中心的纽约市于6月8日正式开始重新开放之前,街头就挤满了抗议警察在明尼阿波利斯杀害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示威者。
    随着病毒疲劳症的出现,人们越来越无视社交疏离规则:在公共场合不戴口罩,拥挤在酒吧周围,在游乐场正式重新开放前切断链子。
    随着纽约市开始重新开放,又有数千名工人走上工作岗位,以及受到重创的餐馆开始提供户外服务,市和州官员将面临更多严峻的挑战。 

    9.1..jpg

    二、空间设计之更开放、更有创意的方式
    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宣布了一项户外用餐计划,允许餐馆扩大人行道、停车道和广场上的户外座位。餐馆很快就能使用已经禁止通行的街道。一些室内用餐最早可能在7月6日恢复。
    为了应对疫情,在居民和交通倡导者的压力下,纽约市关闭了44英里街道,允许人们步行、骑自行车和保持社交距离。市长上周宣布,将再关闭23英里的街道。
    纽约市交通专员波利·托滕贝格(Polly Trottenberg)表示,大流行给了人们一个机会,让他们拥有自己街道的所有权,并在如何使用这些街道方面有了更多的发言权。
    她说:“人们希望看到城市街道以更开放、更有创意的方式使用。” 9.2..jpg

    一些上东区居民呼吁修建单向人行道。“去任何地方的压力都在于到达那里的过程,因为人行道太窄了,”代表部分街区和罗斯福岛的市议员卡洛斯(Ben Kallos)说。
    市交通局官员表示,虽然他们赞赏这个有创意的提议,但这并不实用,因为可能需要人们穿过更多的街道才能到达目的地。
    一些企业预计,检查员工是否携带病毒的检查站会导致员工排起长龙,并蔓延到人行道上,因此正在考虑错开工作时间;要求员工爬楼梯而不是等电梯;设计和咨询公司奥雅纳(Arup)的负责人玛格丽·特纽曼(Margaret Newman)说,他们还安装了自动识别高温人群的摄像头。
    纽约市一些最受欢迎的广场和公园已经采取了防止拥挤的措施,包括拆除椅子和桌子;在曼哈顿服装区的百老汇沿线,只有约三分之一的椅子被摆放出来;商店和餐馆外的人行道上,每隔六英尺就会贴一张贴纸,告诉人们该站在哪里。9.2-1..jpg

    时代广场是世界上最著名的聚集地之一,每天吸引着多达45万人。27层红宝石色的玻璃台阶,一次可容纳数百人,已被无限期关闭。数十块具有戏剧风格的标牌提醒游客注意社交疏离规则,其中一块标牌上写着 "歌剧魅影:自1986年起普及面罩"。

    在位于曼哈顿中心地带的另一个拥挤场所布莱恩特公园(Bryant Park),每个卫生间限制三个人。饮水机被改造成洗手池。国际象棋爱好者们被鼓励坐在单独的桌子上,用单独的棋盘,互相叫棋。而当旋转木马重新开放时,孩子们将每隔一匹马就坐。9.2-2..jpg

    在中央公园,当被称为 "绵羊草甸 "(Sheep Meadow)的15英亩茂盛草坪变得拥挤时,警察将限制进入。在布鲁克林大桥公园,健身课和篮球、排球比赛已经暂停。在附近的多米诺公园(Domino Park),草坪被划分成30个白色圆圈,每个圆圈直径8英尺,间距6英尺,公园工作人员会提醒人们待在自己的圈子里。

    布朗克斯区贝尔蒙特(Belmont)附近有个区叫“小意大利”(Little Italy),商业改善区(business improvement district)计划在晚上把阿瑟大道(Arthur Avenue)的一段地段改造成一个意大利广场,在人行道和部分街道上摆上桌子,同时仍留有空间供应急车辆通行。
    贝尔蒙特商业改善区主席彼得·马多尼亚(Peter Madonia)说,“让人们重返工作岗位是我们的首要任务,但与此同时,我们也需要重新接上‘肢干’,使其变得完整。”

    雷吉娜·梅尔(Regina Myer)是布鲁克林下城伙伴关系(Downtown Brooklyn Partnership)的成员,她最近带着交通专员在附近参观了一圈,指出可以把桌子和座位带到户外的地方,包括Junior 's餐厅外的一个地方,这家餐厅以芝士蛋糕闻名。
    “让Junior 's餐厅重新开张,”梅尔说,“将是这个行政区的一个巨大象征。”
    在皇后区,长岛市(Long Island City)的一些业主正在考虑利用私人停车场的空间作为户外餐厅座位,以帮助他们的租户。

    不过,许多监督公共场所的人说,他们在保持社交疏离方面所能做的也就那么多了。9.2-3..jpg

    三、空间设计之缺乏统一的官方指导
    由于市政府对街道和户外餐饮以外的公共空间几乎没有任何官方指导,许多企业和社区组织才不得不自行思考如何保障人们的安全。
    管理时代广场的时代广场联盟总统成员蒂姆·汤普金斯(Tim Tompkins)说:“我们希望市政府能提供指导方针和某种程度的强制执行,以帮助我们管理这些公共空间。”
    负责管理纽约一些最繁忙社区数百个私人公共场所的城市规划官员说,他们将很快发布一项计划,让社交疏离成为可能。9.3..jpg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城市规划与设计教授杰罗德·s·凯登(Jerold S. Kayden)说,在许多城市,公共空间基本上是零碎地创建的,而不是通过总体规划,由政府机构和私人业主拼凑而成。我们需要从整体上考虑公共空间。”
    商业改善区领导游说市政府官员加快户外餐饮的审批程序。截至周日,已有6000多家餐厅提出申请,其中曼哈顿有3000家。
    “户外座位是一条生命线,”PMac酒店集团(PMac Hospitality Group)的老板迈克尔·麦克奈米(Michael McNamee)说,该集团在曼哈顿拥有几家餐厅,包括位于市中心的荷兰弗雷德(Dutch Fred’s)和坦纳·史密斯(Tanner Smith’s),“我们需要客户对我们拥有安全、无病毒环境的能力感到有信心。”
    麦克纳米表示,把餐桌搬到外面并不能抵消室内容量减少带来的损失,但可以让他的餐厅重新招回50%的员工。

    教授凯登(Kayden)说,一些新的想法和措施可能会在疫情暴发后持续更久,并从根本上改变公共空间的设计方式。
    “每个人都在重新考虑他们的公共空间,”他说。“很多人利用这次危机想要更多更好的公共空间。”

      完成
      复制成功
      微信号:13521661002

      请加微信,在线咨询胡总监!

      微信二维码
      我知道了